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知不二的博客

心念常在,万物自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高级工艺美术师,国家级香道师,浙江舟山市工艺美术协会秘书长,浙江普陀作家协会副主席2010年中国十大博客获得者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船的眼睛》九  

2014-08-20 10:43:56|  分类: 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九)

 

    天色大放光亮的时候,鲁海菊彻底辨清了船只方位。她猛然发现,在橹后方向60米开外,屠信夫的船正在组织船员营救阿金和荷花。只见屠信夫拽过两条绳索,将一头绑在腰间,一个纵身飞跃入水,在高耸起落的浪丛谷底向阿金和荷花艰难地靠近。

    “信夫!小心!”鲁海菊冲信夫大喊,她是既高兴又担忧。

    “姑娘命大了,信夫水性好,有他在就有救了!”屠海峰在旁宽慰说。

    船上所有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心都堵在了嗓子眼里了,一齐瞄着屠信夫和漂在海面上的阿金和荷花。

    浪头一直在肆无忌惮地咆哮着,翻滚着。靠北的海域里,到处都是落拱的木帆船,在浪丛中上下颠簸着。突然,屠海峰发现不远处有几艘倾覆的沉船,和一大片破船板、船舱盖、断裂的船桅、破碎的篷帆……向这边顺流而来。“前方沙坂地,是沙沟区了!”他赶紧扳舵,使船朝向西南方。

    那一刻,屠信夫已在浪谷里抓住了阿金的后背衣领,连忙解下身上的一条绳索,绑在阿金的腰间,向煨船上的船员挥手示意,“上船!”又忙着游向十米开外的荷花身边。浪头劈头盖脑砸过来,他一会儿潜入水下,一会儿拱出身子。终于接近荷花时,只见奄奄一息的荷花猛地用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脖颈,死也不肯松手,令他呼吸都变得困难了。屠信夫快速用第二条绳子绑住了荷花,从喉咙底下传出了“快拉!”的低沉声音。当船上的船员收拢绳索,靠拢船帮时,一个巨浪呼啸而来。“轰哗!”,屠信夫的整个身体挡着荷花,被浪头重重地碰撞在船舷的下方部位,身子软绵绵地,无声无息的往海底漂流而去,海面上冒起一片殷红的血光……

    “信夫!”“老大!”……呼天抢地的喊叫声在海天飘荡开来……

    “啊!信夫啊!……”屠海菊尖叫一声,一下就昏倒在甲板,不省人事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临近中午,屠海峰用黄糖拌黄酒,灌醒了鲁海菊。她依旧浑身疲软,眼睛怔怔地望着那片海,那片冒起过殷红血光的海域,神情恍惚,口中一直喃喃着:“信夫……你要回来啊!……”

 

    没有篷帆的船只,落拱漂移至三五米深的浅水海域,四处都是若隐若现的沙沟、沙垛,巨浪发出阵阵“嘶嘶哈哈”的狂叫声。无数的木帆船被浪头推搡着,象一只只死沉沉的木盒子,忽而高耸,忽而下坠,船体被肆虐的巨浪轻易地砸在沙床或是沙垛之上,摔得粉碎。

    春寒抖峭的茫茫大海上,狂风没有一丁点减弱的迹象。到处漂浮着倾覆的船体,船底朝天,像是倒扣着的一口口大锅,破碎的船板,船舱焖头盖子,断裂的船桅,撕碎了的篷帆,缠绕的渔网,棉被衣物,船上的生活用品以及一切能够漂浮的物件……当船员们看见用绳索绑结在一道的渔民兄弟,漂浮在破船板或是伏在断桅上时,他们的心都碎了:这意味着没有了生的希望,死,也要在一起!在浅海的沙质海域,互救已是天方夜谭,落海的人唯有自救。

    屠忠央捧着一桶被海水浸泡过的头一天的剩饭,米饭黑乎乎的,有一股煤油的味道。“吃一口‘焰火饭吧’(焰火饭是浙东地区的民俗,说是人将离世,吃一口米饭,死后不会作饿死鬼),大家吃一口吧……”他神情木然,踉踉跄跄地从船头走向船尾,又从船尾折回船头,走了无数趟后,一屁股坐在船桅舱上,用双腿夹住了饭桶,一手抱着那半截断桅,一手抓起一把米饭撒向大海,叩了三响头,口里念念有词:“喔起,喔起,侬喔起,恶浪喔起,恶风喔起!喔起,喔起,统喔起!”接着,再抓一把米饭撒入大海,又叩头,又念叨:“魂灵,魂灵,侬走带进,信夫魂灵走走进,回家路上朝正西!朝正西,回屋里!”他如此不停地重复着,直到次日早晨……

    姑娘们听着他招魂一般的话语,听着听着,都稀里哗啦哭了起来。

    “你别疯叫啦!”谢世明大骂道,“让人心里发憷啊!”骂完,也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 屠海峰听出了这是老渔民们的“招魂咒”,这是在祭海神,“让他喊吧,喊了就好,喊了就好……”

 

    4月12日上午五时,风浪平静的时候,好多逃离吕泗洋风暴区的机帆船,觉得风浪小了,纷纷折回吕泗洋海域,抢救落难渔船。

    三八妇女号对船被一艘机帆渔船获救。船上除屠信夫外的22名船员平安返回家中……

    鲁海菊自此不再下船出海。她把所有的情爱凝聚在丈夫的遗腹子身上。老宅院子外的那块大青石,成了她思念丈夫的据点。几十年来,她的心念里一直企盼着丈夫的归来。还有一桩秘密一直埋在心底:三八号下水前,村子里的老渔民都建议“开船眼,安船魂灵!”可三八号的女船员们坚持“破除迷信,我们就是龙王!”最后相持不下,三八号既无船眼又无船魂。后悔当初没有按照海岛习俗礼仪——木龙赴水。她想,船眼,船魂,这是海岛渔俗的历史延续,是民俗文化的代代传承,我们破了这个规矩,三八号咋还能够平安归来?

    多年以后,孙子屠明睿说:船眼,船魂,那是渔家老祖宗们遗存下来的习俗,那是一种文化现象。任何一种文化的产生取决于它所处的环境,民俗文化是在一定的环境中形成的,不同的环境孕育着不同的民俗文化,不同的民俗文化又形成了不同的文化体系。是一种根植在故土的“着地文化”。三八号对船的平安归来,是人眼、心眼、人的魂灵的作用,是大家有着一种“心念”。爷爷、奶奶,海峰大爷,忠央老哥等等,就是“心念”的原动力!心念在,人自在!

 

 

    【作者注:吕泗洋特大风暴灾难震惊了党中央和国务院等领导。1959年4月12日至22日,海军驻上海东海舰队和驻舟山基地先后派出大小舰艇148艘次,从海上救回渔船45艘,抢救渔民385人。驻上海空军部队派出飞机24架次,并从北京、青岛等地调集直升机、水上飞机,飞行309架次,到海上搜救和抢救遇险渔船渔民,空投食品10吨。

上海市水产部门调派84艘渔船,航务部门调动千吨级轮船6艘,共拖回渔船31艘,从海上救起渔民227人。

江苏省吕泗渔场所在地的启东县委发动组织干部240人,群众3800人投入抢救工作,共抢救渔船100多艘,抢救渔民580人。

浙江舟山、普陀6艘渔业生产指导船和水产供销公司的60多艘冰鲜船,共从海上拖救回渔船118艘,抢救回渔民633人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风暴中闯过难关的海上作业船只,在第一时间抢救出遇险船只445艘,救回落难渔民2419人,从而减轻了灾难的损失程度。

据《浙江当代渔业史》档案资料记述:吕泗洋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特大海难事故。在这次风暴灾害中,浙江全省渔区沉没渔船278艘,占出海渔船的8.39%,损坏渔船2000艘;死亡渔民1479人,占出海渔民总数的4.5% 。损失最惨重的是舟山渔区,沉没渔船230艘,损坏渔船1881艘,死亡渔民和各类船员职工1178人,占当时出海渔民总数4.62%,受伤渔民772人。尚有大批不计其数的渔具物资和生活用品。不包括江苏、上海等省市渔区的损伤情况。】

 《船的眼睛》(2013短篇小说征文)完整稿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