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知不二的博客

心念常在,万物自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高级工艺美术师,国家级香道师,浙江舟山市工艺美术协会秘书长,浙江普陀作家协会副主席2010年中国十大博客获得者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船的眼睛》七  

2014-08-20 10:40:29|  分类: 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七)

 

    屠信夫紧把船舵,使煨船拖带网船成丁字状,他的内心阵阵焦虑烦躁,没一丁点喜庆的感觉。东厢的天空上已布满了乌云,正快速向西移动。他向海菊示意风信的走向,神情淡漠,“抓紧掏鱼,准备逃洋!”

    “触霉头!”鲁海菊骂了一句,顾自上甲板舱帮着掏鱼去了。

     大约一小时后,晚上八点半的时候,带着丝丝冷意的东风飕飕而来,船员们还在七手八脚的拼命掏鱼。“奇了怪了!怎么刮起偏东风来啦!”谢世明探问鲁海菊,“气象预报不是东南风五到六级阵风七级嘛,看这风力少说也有八九级了。”

    “是呀,气象乱报!”鲁海菊这一刻才理会屠信夫一直在提醒的“今夜要变天”, 她的心里有些慌兮兮了,网袋里的鱼还有一大半呢,“这可咋办?”

    “咋办?倒掉嘛!”二老大屠海峰40几岁,原本也是位船老大,很有一套海上生产的经验,为了给三八号配强劳力,就被调过来协助鲁海菊,“看这天象要刮大风暴了,逃命要紧!”

     谢世明厉声怒斥:“乱弹琴!捕上的鱼咋能倒掉!继续掏鱼!”他的话音刚落下,“轰哗!”一个浪头撞在船的右舷,溅起的浪花飞舞开来,朝船员们身上灌了下来。

     同一刻,煨船与网船的带煨缆绳“噌”的一下崩断了。屠信夫立马将船舵推向左舷,一个橹后急转弯,躲过了两次涌浪的撞击,避免了两船相碰。他抓起白铁皮制作的“打话筒”(旧时,在海上生产时用来对船间的交流对话)大喊道:“赶快丢弃鱼货!风暴来啦!海峰大哥,逃洋!逃洋!……”他的心里十分清楚,这一下橹后急转弯,意味着要与网船失散了。

    屠海峰明白信夫的用意,猛地抄起捎网囊袋的绳子,不管三七二十一,“唰”地一下抽开了袋筒绳,大喊一声:“快收起渔网!”顷刻间,网囊内的小黄鱼“哗啦啦”涌了出去,漂浮在海面上,金黄一片……

    风起浪涌。东南偏东风“咧咧”而过,船帆被刮得稀里哗啦响。海面上已耸起高高的浪头,涌浪在狂风的助推下,飞扬起无数浪花。“落帆!快落半帆!”屠海峰大声疾呼。

    船体不由自主地大幅度左右摇晃起来,鲁海菊把紧船舵,想迫使船只顺风顺浪漂移。这一刻,她感觉到力不从心,舵把“哐!哐!”的随着船体的摇晃而剧烈摆动,险些将她掀翻在后甲板。甲板上,船员们都被甩得横七竖八,有几位年轻的姑娘吓得哭了起来。

    屠海峰见状,一个箭步飞身奔向船尾,死死地扶住了舵把。船头领直了方向,船体缓慢地平衡了。

    鲁海菊靠在后烟戗(船后舱的高位船舷),浑身直哆嗦,脸色雪白,如此场面她可是头一回遭遇呢。“海峰大哥,我们逃洋吧!”

    “别怕,没事。”屠海峰故作镇静,其实,他已把船向朝着舟山嵊泗方向了,“你先找找信夫的船影,在哪个位置?”

    风,越刮越猛烈。浪,越涌越高耸。黑幽幽的天空下,整个吕泗渔场,白茫茫一片。这时,大家才注意到,大帮木帆渔船都在忙着逃洋,机帆船、运输船、冰鲜船早已扬长而走,渔场显得空荡荡。

    “姑娘们赶紧躲到后大舱去!”船上唯一的那盏汽油灯不知何时熄灭了,被浪头打得湿漉漉的谢世明,在黑咕隆咚的甲板上发话,“男船员帮着驶船!”

    “你也落船舱去吧。”屠海峰瞧了瞧海菊,“别耽搁了肚子里的孩子。”海菊疑虑地望着海峰。海峰笑了笑,说:“大哥是过来人,早就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 “我是船老大,我得坚持!”海菊说话时,她的双眼一直四处探望着,她是在找寻煨船的影踪,是在找寻屠信夫,找寻肚子里孩子他爹的船,“屠信夫还不知道呢。”她自言自语着。

 

    大概半夜的时候,许是凌晨时分。海面上彻底刮起了东风,风力不下十级,阵风十一级。狂风夹着瓢泼大雨,掀起了滔天巨浪,肆无忌惮的扑面而来,猛烈地撞击着船体,空旷宽阔的洋面上,没有一处可以容纳船只避风的岛礁港湾。无机械动力的木帆船,要想前往嵊泗、花鸟岛一带避风,已是天方夜谭。船只顶风逆流,寸步难走。风浪压制着船的走向,看似航行,实则向吕泗洋的内海渐渐靠近。

    吕泗洋海域的海底,全是沙质层,高低不一,随着潮流的流向,形成了无数变化无穷的海底沙沟、沙垛,渔民俗称“活沙”。碰上大风浪天气,要是船只不小心驶入沙垛,那后果不堪设想,轻者被浪头象举重一般,举起摔落,搡漏船体,重则能将船体撕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 三八妇女号黑灯瞎火的在海上漂泊了几小时后,东方有了鱼肚白光,天蒙蒙亮了。这时,屠海峰隐隐约约闻听到有人在大声叫唤,“海菊!海菊……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