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知不二的博客

心念常在,万物自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高级工艺美术师,国家级香道师,浙江舟山市工艺美术协会秘书长,浙江普陀作家协会副主席2010年中国十大博客获得者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船的眼睛》六  

2014-08-20 10:38:30|  分类: 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六)

 

    傍晚时分,大帮渔船纷纷下网。那些早先下网的已在掏获鱼货了,网袋鼓囊囊的,金黄的小黄鱼熠熠发光。鲁海菊驾船找了一处“船弄堂”(渔船间的空隙,便于放网生产),请示谢世明书记,“可以下网!”

    煨船平稳地厢靠过来,“海菊!东南向(指潮水走向)拖网!”屠信夫作了一个手势,冲鲁海菊喊话,取了“甩缆绳”,立马与网船成弧形,拖带网具下水。长长的网具在海面上渐渐下沉,对船形成顺风顺水的“八”字态势,缓慢行走,这是“三八妇女号”在吕泗洋划下的第一道痕迹。

    船员们在空荡荡的甲板上嬉笑打闹。鲁海菊打开收音机,按惯例收听傍晚六时的气象预报。4月10日16时,上海市气象台报告:……半夜起,吕泗渔场东南风5—6级,阵风7级……“安心渔场勤下网,捕获黄鱼千百担。”她暗自欣喜。

     大约三刻钟光景,煨船上传来提示起网的螺号声,谢世明和鲁海菊这才发现船只偏离走向,无法正常前行,网具像是挂住了海底的障碍物。“快,快快,赶快起网!”

    “加大橹!兜网!(网船和煨船将拖网绳集拢,交与网船起网)”鲁海菊下达了起网令。突然,她再次感觉恶心反胃,吐了几口苦清水,“难道自个真的有喜啦。”

     甲板上,点起了汽油灯,亮堂堂的,全体船员拼尽全力,两船终于带煨厢靠一起。屠信夫趴在船尾的舷戗,瞧见了海菊的呕吐,很是担忧,“没事吧?喝点糖水。”

    “没事,放心吧!”

    “这一网准是大网头!少说也有300担(15000公斤)!”屠信夫翘起大拇指,“老婆,到底是乌贼姑娘,龙王都给你面子呀!”

    “带好你的煨!”海菊笑着,指了指甲板上忙碌的船员,“到时一块帮着掏鱼吧!”

    屠信夫仰望一下黑郁郁的天空,东边已有乌云压过来,“看来,今夜真的会变天,叫大家赶快掏鱼!”

    海菊嗔怪道:“看把你急的,气象预报还是你准啊?”说着,转身站上后八尺顶,向船员们喊话,“大家齐心协力,抓把劲啊!”

    “来啦!也咯!”甲板上想起了男女声的拔网号子:

一拉金米,哎唷嗨!

二拉银米,哎唷嗨!

三拉上米,哎唷嗨!

哎唷嗨呀!哎唷,嗨呀!

哎唷,嗨呀!

……

    鱼绳、上下缘纲、上下帮纲、撑口叉纲,上了甲板。翼网(用于包围、阻拦和诱导鱼群进入身囊网)进来了,刚扳起三角“肚褡”网(用来加强网口中央的强度,用粗线编织成三角形的网片,嵌于两片翼网之间的网口处),只见船舷边“嚯”的一下,整片“身囊网”(俗称网袋筒,由身网和囊网组成。身网用以减少鱼类的逃逸,囊网则用来容纳渔获物)全都浮出了海面,鼓囊囊,硬邦邦。

    “哎呦娘哎!小黄鱼,都是啊!”船员们大声惊叫起来,欢腾起来,有生以来头一回见到如此大网头!“足有三百担!”火夫鲁忠央胆子大,纵身爬出船舷,站在鼓起来的网袋上,唱了起来:“娘啊娘,爹啊爹,龙王开了眼,一网掏两船!……”

    “快进来!掏鱼啦!”鲁海菊指着鲁忠央笑骂着。继而把脸朝向煨船,狂舞着双手,冲屠信夫大喊,“大网头!三百担!”

 《船的眼睛》(2013短篇小说征文)完整稿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